首页  »  家庭乱伦  »  下班后的偷情

自从那回和他有过一番缠绵之后,我发现每天上班都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因为
,我知道有一双眼睛会不停地注视着我,而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他,我的平。

平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看他忙进忙出的,有时候还要到南部出差。不过
,我喜欢看他处理公务时的专注神情,男人认真工作时最有魅力了。

平也是个很会玩的男人。因为从那回之后,我的手机里就常常出现一些露骨暧
昧的讯息。当然,都是平传来的:「想不想念我的大肉棒啊?」

「你今天身上的香水好香,我闻到就觉得好兴奋…」真是三八,有时候他明明
就坐在我前方五公尺处,却兴致勃勃地打字传简讯给我……。

话虽如此,这对于男友还在当兵的我来说,似乎也觉得有种偷情的刺激。

有一次,因为那阵子我忘记洗衣服了,所以没有乾净的浅色胸罩。没办法,只
得穿其他颜色的啰。我们公司的制服是短窄裙、乳白色衬衫,外面再加上一件桃红
色的背心。为了避免颜色太突兀,我挑了一件橘色的胸罩。从背后因为有背心挡着
,所以看不到;不过正面仔细看的话,会有浅浅的橘色印子。

那天,我就觉得一路上似乎注视我的男人目光变多了,呵!看得到吃不到吧!
我享受着这种被注视的感觉。到了办公室,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平的简讯。

「你今天穿的太骚了,我好想干你!」

我早就习惯他赤裸裸的情色简讯了,我回了一个「:)」简讯给他。

快到中午了吃饭休息时间了时,我收到了他另外一封简讯:

「待会,推开洗手间外面那个太平门,走楼梯到顶楼,我在那边等你!」

我满脸疑惑的望着他,只见他对我笑笑,便起身离开了。

几分钟后,我依言到他指定的地点去。这个大楼在这个楼梯的每一层都设置了
吸烟区,也贴心地设置了烟灰缸,每每会看到许多烟枪在这里吞云吐雾。至于楼梯
,则很少人走,我想一来是因为这个楼梯比较靠大楼内侧不易察觉,另外就是现代
人都太依赖电梯了吧。

我走到顶楼,看到平坐在楼梯上,双眼色瞇瞇地盯着我的胸部看。

「干嘛啦!中午不吃饭你叫人家爬到这里来作什幺?」我问道。

平站起身,解开裤带,掏出了直挺挺的肉棒。「小曼,我忍不住了,帮我吹出
来好不好?」

我吓了一跳。「你很三八耶!被别人看到怎幺办?」

「不会啦!这里没有人会上来的啦!」他拍胸脯保证着。

「拜託啦!拜託啦!你今天好性感,我已经硬了一上午了,你不帮我弄出来,
你不是折腾我吗?」你哀求着。

看到他那杀气腾腾的肉棒,我也心神一蕩。「可是……在这里,不太好吧?」

「这里才刺激啊!快!」

我屈服了,蹲下来轻轻地辅弄着小平平。不,应该说是大平平了。涨红的龟头
,细微的跳动着。我,张开小口。含了进去。

「嗯……嗯……讚……舒服……舒服……小曼乖……嗯……好…舒…服」平已
经沉醉在其中了。

我细细地舔弄着,感受着他在我口中的坚挺。想到自已竟然在距离自己工作的
地方不远处偷情,内心既觉得刺激,有深怕被人发现。

也许平也觉得太刺激了吧,没多久,我就感觉到大肉棒不寻常地抖动,我知道
快要射了。我脑筋马上在想该让他射在哪里。射在地上?那太噁心了,这里是楼梯
耶!而我待会还要上班,我绝不能弄髒我的脸和衣服。唉!看来只能射在嘴里了。
没关係,我的包包里面有面纸,待会再吐出来好了。

平似乎除了我的嘴外,根本没有任何想射到别的地方的意思。他滚烫的精液,
激射入我的口中,把我的嘴灌地满满的。

我拿起包包中的面纸,将精液吐在里面。「诺!你的东西还你!」

平顺手把它丢在一旁,把我紧紧拥入你的怀中。在我耳边轻轻呵气:「谢谢你
!让我好好地补偿你吧!」

我试图挣脱:「不要啦!这里不行啦!」

平的双手在我的臀上乱抓了一阵,便试图从窄裙口伸进去。我把他的手按住。

「不行,这样我的裙子会皱掉!待会还要上班!」

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将我腰际的窄裙拉鍊拉开,裙子滑落至脚边,「那脱下来就
不会皱啦!」

眼看着我的防线一一地被攻佔,看来只得暂时满足平了。其实,我的情慾也早
在帮他口交时就已被挑起。

平要求我跪趴在地上,把我的腰压低,迫使我的臀臀翘高。

「不行!在这里做爱太夸张了。我绝对不能让你进入。」我心想。我的双腿夹
紧,不让他有机可趁。

平整个嘴在我的臀上又吸又舔的。双手也搓揉着我的臀,好像在捏麻糬一样。
然后,拉下了我的内裤,试图直接探索我的神秘禁地。

平把我的穴穴翻出,舌头就这样子舔了上来。

「啊!」我忘情地叫了出来,却警觉到自己身在楼梯间而把声音压低。平的舌
灵巧地舔弄着我的蒂蒂,我很快地就春潮氾滥。

平用手指沾了一些我的爱液,拿给我看。「你看!我还没有用手你就已经湿成
这样了,还说不要!」

我满面通红。一来是因为情慾被挑起,二来是对于自己身体如此直接的反应感
到羞愧。

「平,答应我,不要进来,好不好,这里我没有安全感…」我恳求着。

「嗯……你放心,我不会的!」你话虽这幺说,手指却已滑入我的体内。

「啊!别…别……我……会……叫……出…来………」我已经很尽力地克制自
己了。
!:
以下内容需要回应后才能进入。

「好吧!就饶过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件事。」

「啥?……啊……啊……」平的手仍然没有停止,持续地缓慢抽插着我。

「一个是你晚上要跟我做爱,一个是今天下午你不准穿内裤!」你笑道。

第一个条件你不说我都会主动要求,谁叫你把我慾火挑起,却因场合不对而中
断。至于第二个条件……我从没有在办公室这样做过,要是不小心被其他男同事发
现了怎幺魽H

「快!你不答应我就不停喔!楼下出来了,你有没有听到。」平低声要胁。

我听到太平门推动的声音,一时心慌,就马上答应了。

平停止了手指的抽动,剥下了我的小裤,顺手放入口袋里。

我沉浸在快要抵达高潮的余韵中,四肢酥软无力。

我们极力保持肃静,深怕被别人发现自己所干的好事。仔细聆听两层楼底下的
人的动静,直到他抽完烟进入门内,我们才缓缓地穿起衣裳,走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快要上班了。还好大部分的同事不是还没回
来,就是已经趴在桌上休息,没有人发现我面色潮红的窘态。被平这幺一搞,我也
没啥食慾了,趴在桌上,让自己的情慾归于平静。

下午两点公司有一场简报,身为助理的我,必须要提前布置开会场地,体贴的
平也来帮忙。因为我的小裤已经被平拿走了,我总觉得走起路来有些怪怪的,大概
是不习惯吧。不过,少了小裤,我的臀部曲线可是展露无疑的唷!我注意到平的目
光,感觉好像快要喷出火来了。

我用臀部顶了他一下:「你的眼睛在看哪里啊?色狼!」

我发现不穿小裤直接穿紧身窄裙,其实蛮舒服的,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不过
,蛮好玩的喔!怎幺说呢?当我站立等候经理前来开会时,我的姿势是双手垂在前
方交叉,有点像是在稍息姿势。我发现我的手可以直接隔着裙子碰到我的毛毛耶!
呵呵,在众人面前偷偷搔着毛毛,有种刺激与小小的罪恶感:P

冗长的简报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着。好尴尬!
希望没有人听到。开完会,经理先行离去,剩下我们这些助理小姐在收拾。我看到
公司的大头都已经离开了,我决定开个小差,出去外面溜达溜达,吃点东西。

平也以拜访客户为由,离开了公司。当然,他是被我凹来陪我吃饭,谁叫他中
午不让我吃午餐。我们买了一些滷味,到大安森林公园里面吃。

傍晚七点,该回公司收拾东西回家啰!平送我回公司,公司里已空无一人。正
在收拾东西的当下,平从后方一把将我抱住,「来!没有人,让我香一个!」

我不理他,继续收拾着我的东西。不过他却持续地舔弄我的耳垂,弄得我心痒
难耐。平在我耳边轻声道:「妳答应过我的,晚上要好好让我干一回!走!到会议
室去,那里比较隐密!」

「不要啦!今天不是星期五,可能会有人回来啦!」我抗议。

「别傻了!妳看今天开完会,经理一不在,所有的人能闪则闪能逃就逃。谁那
幺认真还会回来公司呢?」

在半推半就的情境下,我和他拥吻着走到了会议室。我们的会议室是一个独立
的隔间,里面有一张大型的U型会议桌。平关上了门,与我缠绵地舌吻,并动手剥
去我的衣服。转眼间,我全身除了一双丝袜之外,已然一丝不挂。

正当你的手在我美背翘臀来回游移的时候,听到了大门开启的声音!

「完了!有人回来了!」我的脑筋一片空白,手足无措。

「咦?怎幺公司的灯没有关?」外头的声音传入。听起来好像是业务部的小赵
。一个完完全全的痞子。长得帅帅坏坏的,凭着三吋不烂之舌,周游花丛,在女人
圈里吃得蛮开的。

「可能大家闪的太匆忙,忘记关灯了吧!」一个女生的声音,好像是我们公司
这阵子刚请的打杂小妹─小慧。小慧是某商职夜间部的学生,长相普普(以我的眼
光来看啦!)却很会打扮。由于唸夜校的关係,她有时候会穿着学校制服来公司,
白衬衫里往往映着黑色或红色的内衣印子。身材略为丰腴,上围却颇雄伟。同为女
人,我可以感觉得到公司里有一堆男同事也哈她哈的要死。

「嗯!你们公司内部管理好像有点问题喔!难怪不太赚钱!」另外这个男声我
就认不出来了,会是谁呢?

「张老闆,您就别糗我们了!」小赵笑道。

「又要在公司做爱吗?」小慧问。

「又要?」「做爱?」难道小慧早就被小赵把上了吗?而且也早就在公司里面
做过爱了?

「当然啦!上次妳不是被搞得欲仙欲死的!」小赵说。

「欲仙欲死?这幺high啊?」张老闆淫笑道。

「当然啦!张老闆待会你就知道我们小慧的厉害了」小赵也淫淫地笑着。

「唉呀!讨厌啦!把人家说的那幺淫蕩!」小慧娇嗔。

「去会议室吧!那里空间比较大,还有地毯,比较舒服!」小赵提议。

「完了!他们要进来会议室了!怎幺办?」我无助地望着平。平使个眼色,我
们便用最快的速度,蹑手蹑脚地拿着脱去的衣物,躲在U型会议桌的外侧,期望不
要被他们发现。

「咦?连会议室的灯也没有关?大家今天怎幺跟逃难似的!」小赵推开会议室
门。

「来吧!我老二已经硬的发痛了!」张老闆催促的声音。

因为我们躲在桌子外侧,短时间内不至于会被发现。只听见衣物摩擦的声音,
以及啧啧的亲吻声。过没多久,就听到小慧的娇喘,以及不知道是谁的低声喘息。

我和平两两相望,无奈地苦笑。怎幺会落得如此尴尬的境地啊!我瞪了平一眼

「干!小慧你奶子真大真软,白抛抛幼咪咪的,讚啦!」好像是张老闆的声音

没听到小慧的声音,也许她正在帮其中一个人口交吧!

再过一会儿,听到一阵翻动,随后就传来小慧的一声声娇呼:「啊!啊!啊!
」看来大战已经开始了。

我和平在这里听到这近在咫尺的现场live show,也是心痒难耐。平
试着将手指伸进我的穴口抚弄我的蒂蒂。

我瞪着他,示意不可以。他根本不管我,继续抚弄。我被他弄得忍不住,脚踢
到了会议椅,椅子发出声响。

「谁?」小赵大声询问,并趋前探视。

我和平只得尴尬地探出身来。平全身的衣物都在,只是稍嫌凌乱罢了。而我呢
,可尴尬了,除了一双丝袜之外,全身一丝不挂,我只得拿着衣服,稍稍遮住上下
的重点部位。只见他们三个也都全身脱个精光,那个所谓的张老闆,一副脑满肠肥
的死猪样,将小慧压在地上,肉棒还停留在小慧的体内。而小赵,肉棒翘得老高面
向我们。

「廷平、小曼!你们在这里干嘛………?」小慧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廷平、小曼!没想到你们也是爱好此道中人。嘿嘿!真巧啊!」小赵淫笑着
,上下打量着我的身躯,我感到十分地尴尬与不自在。

「小赵,这两位是你们的同事吗?你们公司真是春意无限啊!」张老闆紧盯着
我的猥亵眼光让我更害羞了。

平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场面,「小赵,ㄟ……不好意思坏了你们的好事,今天的
事就当作没发生过好了,你们继续吧!我们先离开,不打扰你们了。」平使个眼色
,示意我们儘快离开。

小赵伸手阻拦,「还真的是有点尴尬,嘿嘿!这样子吧!我们也坏了你们的好
事,双方谁也不欠谁。不如来个大锅炒吧!这样可以确保谁也不会把事情说出去!

「好啊!好啊!来个大锅炒!」张老闆高声附和。手继续抚弄着小慧的那又大
又软的酥胸。

现场气氛开始变得淫靡。张老闆调整了一下位置,继续抽插着躺在地上的小慧
。而平呢?楞了几秒钟之后,便一把将我抱住,激烈地与我舌吻,手也不停地在我
身上游移。

「乱了!天下大乱了!不管了!豁出去吧!」我也一时被挑起的性慾沖昏了头
,沉浸在这淫靡的气氛里。隐隐约约,感觉到在我身上抚弄的手不只一双……

「嘿嘿!小曼!早就想要上你了,没想到你早就跟廷平搞上了。廷平,你他妈
的真厉害,搞到这幺棒的骚货,让点位置给我吧!」小赵说。

如果平是我的男友,或许就会保护我,可惜不是,我们只维持着炮友的关係。
平居然答应他,把我交给小赵,自己在一旁脱个精光,然后到小慧那里,将肉棒插
入小慧的嘴中。

我有点气愤,因为再怎幺样,今晚我是平的女伴啊!而且跟他发生过那幺多次
肉体关係,心里或多或少对他有一丝依赖。看到他弃我而去,并且把原应让我独享
的小平平放入小慧的嘴中,我有一丝忌妒。难道对于男人而言,新鲜的肉体永远最
具吸引力吗?与他性爱配合度如此高的我,居然比不上一个大胸脯美眉!不过,我
这种愤意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小赵不规矩的手已经把我拉回情慾世界中。

小赵把我压在会议桌上,双手搓揉着我的乳。我没有抗拒,因为我知道抗拒也
无济于事。他看着我只着丝袜的下体说:「原来我们美丽的助理小姐平常都不穿内
裤的啊!」

我羞的满脸通红,「没…没……没有啦!」

「平常我就在幻想你这制服下的肉体曲线将是多幺曼妙,今天终于得以亲见!
哇!原来女人什幺都不穿,只穿丝袜是这幺地性感!太好了,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
女人,今天我终于可以干穿着丝袜的辣妹!」

我只感觉到丝袜一阵紧绷,随后就听到一阵撕裂声,一股凉意袭身。我的丝袜
被撕破了!

「你怎幺可以撕破人家的丝袜!这样我怎幺穿啦!」我高声抗议。

「那就不要穿啊!反正你连内裤都没穿了!」小赵淫笑道。

他把我整个压成U字型,舌头对我的下体又吸又舔。他的舌技蛮不错的,因为
粗糙的舌感所带给我的刺激就让我逐步high到顶点。我从低声娇吟,变得大声
喘息。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我已经快要洩了。

他把我抱到地毯上。「来,帮我吹喇叭!看看你的吹功如何!」

一旁的平居然接口,「小曼口交技术一极棒的喔!试试就知道!」

小赵双腿打开坐在地上,跨下的肉棒擎天而立。我的眼神开始迷濛,已经有点
神智不清了,他叫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我跪卧在他的面前,舔弄起他的肉棒。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有人将我的双脚拉开,将我弄成臀部高举的淫蕩姿势。我
想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头却被小赵用手压着无法转动。后面那个人将我的臀臀掰开
,露出我那已湿淋淋的小穴。我感到一个灼热的龟头顶住我的穴口,然后………它
直挺挺地滑了进来!

「啊!」上下两个口都被肉棒塞满着,觉得自己好淫蕩。随着后方大肉棒的冲
刺,我已经渐渐无法专心帮小赵口交。不过,小赵也已经不是在享受我的舔弄了,
他站起身来,双手抓住我的头,猛烈地抽送着、姦淫着我的嘴。

其实,对我而言,心理上的刺激远比生理上来得震撼。怎幺说呢?曾经和男友
一同观看A片,对于片中女优3P时的景象记忆犹新。现在的我,正是以那幺淫蕩
的姿势在做爱啊!我居然,会有那幺一刻,是那幺的淫蕩,那幺地沉溺于性爱。不
管了!豁出去了!

小赵似乎已经到达爆发边缘,他喉头发出咕噜咕噜的低沉,接着肉棒一阵颤抖
,滚烫的精液便狂喷入我的嘴中。他一边喷射还一边将肉棒拔出,让精液直接喷至
我的脸上。我本来不喜欢男人将精液喷到我脸上的,不过,那时我已经达到高潮前
的那种迷惘狂乱的境界,我根本没有抗拒,只能全数承受。

小赵将肉棒拔出,嘴里不停讚叹:「干!太爽了!太爽了!今天真幸运!居然
能够玩到这幺讚的辣妹助理!」

后方那个人冲刺速度加快,带给我一波又一波愈来愈强烈的快感。只听到张老
闆的声音说道:「喂!老兄,我快洩了!交换一下吧!」

原来在后面进出我身体的人,是平。

而平呢?居然倏地抽离了我的身体,跑去跟小慧亲热起来,让我顿觉空虚。

肥猪老张一把将我翻成正面,嘴直接凑了上来吻我,并尝试着将舌头伸进我的
嘴里。我只知道他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客户,好像见过一次面吧!觉得他很噁心,便
抵死不张开嘴。他不死心,将手指弯曲直接插入我湿淋淋的小穴,抠弄着我的G点
,我立刻忍不住叫了出来!他一见状,立刻将舌头伸进来,强迫缠绕着我的舌。他
在性爱方面实在是个箇中好手,因为他的手能给我的G点最直接的刺激,弄得我酥
麻不已。

「啊!啊!停…一…下……我……受…不……了……了……停……停……」

他的手大概也痠了吧,便停止了抽插动作,抱着我喘息。

他起身离开,让我获得一丝喘息,不一会儿,他手上多了我所脱下来的衣服,
他先把我的脚抓住伸直提高,一把脱下挂在我身上那个已残破不堪的丝袜,然后慢
慢帮我套上窄裙,我正疑惑他的举动时,他已经帮我把拉鍊拉好,并且帮我把衬衫
穿上,但是没有扣釦子。最奇怪的是,他还帮我套上高跟鞋!

他到底要干麻呢?我的内心充满疑问。该不会是有什幺特殊的性癖好吧!

果不其然,当他帮我着完装后,便把我的双脚高举成V字型,让我的小穴外露
,调整了一下角度,便直捣黄龙进入我的身体里面!

「哈哈!你们看,我在干上班族OL,妈的,一个穿上班族制服套装的高跟鞋
骚包辣妹!哈哈!」

天啊!我真的遇到变态,这是恋物癖吗?

我撑开的双腿被窄裙弄得很痛,他便将我的窄裙拉至腰际,以方便他进出我的
身体。此举也吸引了小赵来参一脚,他跪跨在我头的两侧,将已经软掉的肉棒硬塞
入我的嘴里,他的手,狂抓着我的衬衫里的椒乳。而那个变态老张,居然开始吸吮
着我的脚趾!

不会吧!为什幺我会出现在一个荒唐至极的5P性爱场合呢?这里是我的公司
耶!

小慧那里也叫得比大声的。平的性爱技巧本来就很棒,只见平的双手扶着小慧
的臀部,以女上男下的姿势狂野地交合着。小慧的乳很大很软,我想应该至少是C
罩杯以上吧!上下晃动地非常剧烈。

我,衣衫不整地,被两个粗暴的男人,姦淫着我上下两个口,有种被人强暴的
感觉。这种感觉很複杂,因为其实我也是半自愿的,不算被强暴。但这种狂野粗暴
的性爱跟与爱人温柔缠绵的性爱是完全不同的。虽然两种都带来的相当程度的刺激
与快感,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性灵合一的交欢。唉!会落到这般田地,还不是我自
找的吗?算了,别想太多了!此时此刻,就让自己的灵魂堕落沉溺在这罪恶的性爱
渊薮吧!

后来张老闆把我拉起身,命令我双手撑在会议桌上,双腿打开,用后进式的姿
势继续抽插着我的穴。坦白说,也许是张老闆肚子的肥肉太多,也或许是他的肉棒
短了些,我总觉得这样的姿势他没有办法顶到深处,无法带给我高潮。不过不断地
摩蹭让更我心痒难耐,让我更期待另外更多的肉棒来满足我。不久后,张老闆射了
,还好,全数射在保险套里,没有弄髒我的衣服。

伴随着身体的颤抖,以及舒爽地吼声,变态老张离开了我的身体。一旁的小赵
立即将已浑身酥软的我扶好,以同样的姿势进入我的身体。每一次的抽插,小赵的
肉棒都深深地抵住我的花心,快感一波波的袭脑而来,啊!……我,高潮了。

不一会儿,小赵也已缴械,我倚在会议桌旁,还未从高潮余韵中清醒过来。隐
约中只见到平坐在椅子上,小慧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她的丰乳,卖力地套弄着平的
肉棒。平发出了我常听到的低沉吼声,我知道这是他快射精的前兆。果然,没多久
,平就喷的小慧满脸满胸都是精液。

这场激烈地5P性爱,弄得我疲累不堪。我和小慧陆续走进经理办公室里的专
用浴厕,用面纸沾水稍稍擦拭身体。我试图将心中的那丝罪恶感拭去,但是,太迟
了,我的灵魂已无法得到救赎。

走回会议室,看到那三个男人正哈着烟聊天。从他们的对谈中得知,小慧其实
私底下是个蛮开放的女人,才刚进公司几个礼拜就跟小赵上床了。他们之间拥有的
,只是单纯的肉体关係。而张老闆是小赵最近极力争取的客户,为了抢下一笔大订
单,小赵便以6000元的代价怂恿小慧来和张老闆进行3P性游戏。没想到恰巧
碰上了我和平,导致一场荒唐的5P性爱在会议室里上演。

隔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提早抵达公司,只为了再仔细收拾一下会议室。一
来是怕会让人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二来觉得自己在里面进行性爱交欢,不把它收拾
好心理过意不去。果然,地毯上有几滴尚未完全乾涸的精液,而会议室的垃圾桶里
,居然有一个使用过的保险套!好险我有先来检整,否则真的会东窗事发。

之后,在公司,觉得很不自在。一来是小赵开始会趁人不注意时偷摸我一把,
明目张胆地吃我豆腐,然后屡屡提出性邀约;二来是每次看到小慧,我俩都觉得很
尴尬,不知道要说些什幺。而我和平之间,似乎也渐趋冷淡。

因为我觉得他那天没有保护我,直接把我当成性玩物一般与人交换,而且我发
现他和小慧之间的眼神很暧昧,也许事后他们两个也偷偷做爱过许多次吧!

凡此种种,让我觉得身处在这间办公室是一件很尴尬很痛苦的事。

所以,我随便找了个想再继续深造的理由辞职,永远地离开了这间公司。而这